怪俠湖上復仇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迅雷bt_迅雷成人_迅雷成人资源

  清朝光緒十年,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橫行於鄱陽湖上的湖盜匪首“追雲豹”親自率領五十名湖盜,乘三艘快船摸到一個叫曹傢莊的村子,殺害村裡未及逃走的男女老少三十餘人,搶奪錢糧若幹後呼嘯而去,隻有一個5歲的孩子曹子遲於酣睡中被母親護在懷中,免遭毒手。

  第二天清晨,當曹子遲站在死人堆裡、餓得“哇哇”大哭時,湖上一艘小船聞聲靠岸,從船上下來一位長須鶴發的道士,望著滿地的屍體和年幼的曹子遲,道士長嘆口氣,將曹子遲抱上船去,曹子遲從此杳無音信。

  十幾年後,一位瘦瘦挑挑、面黃肌瘦的少年獨自來到曹傢莊,整天坐在一座廢棄的老屋場上發呆。

  村裡人問少年,他聽而不聞,目光呆滯,既不點頭,也不搖頭。村人從少年眉眼中,認定他是曹子遲瞭。見曹子遲弱不禁風、楚楚可憐的模樣,好心的村人幫他在舊屋場上搭瞭個窩棚,曹子遲便在這裡住瞭下來。

  曹子遲表情木訥,很少言語,不會耕種田地,又沒有什麼手藝,每天隻靠村裡人施舍度日。鄉親們誰傢有事,也會叫他去幫忙,打零工。曹子遲做事不偷懶,笨重的土磚,他一次端上十塊,一口氣搬幾個時辰不帶歇的;鋤地車水,主人傢不叫休息,他不會停下。漸漸地,村人們說,別看曹子遲人瘦小,卻有一把子蠻勁。

  那天,曹傢莊的一個員外托人用船運來一對石獅子,每隻足有八百斤,一時找不到人手,員外就讓曹子遲晚上睡在湖畔船上幫著照看。

  第二天一早,員外帶人拿著繩索木棒來抬石獅子,驚訝地發現,兩隻石獅子已經搬到瞭他傢院門前,一邊一隻好端端地放著。員外大感震驚,找曹子遲問,曹子遲揉著眼睛從船艙出來,一臉茫然。

  入秋,村子野豬成災,有人看見,野豬群是在一頭肥碩的黑毛野豬帶領下下山的。曹傢莊專門組成瞭狩獵隊,守瞭幾天,打死瞭幾頭野豬,但人一撤,野豬又來橫行,看著即將收獲的莊稼被野豬糟蹋掉,村民叫苦不迭。

  一天傍晚,當狩獵隊再次準備進山打野豬時,人們在村莊路口卻看見曹子遲,他盤手盤腳坐在地上,面前點燃一堆柴火,正用木棍挑著一隻豬腿在火上烤,他身旁躺著一頭血肉模糊的肥碩黑毛野豬。

  眾人驚愕,難道是曹子遲打死瞭這領頭的野豬?要知道這麼大的野豬,就是三五個成年人也懼它三分,何況曹子遲這樣一個少年呢。

  村裡人暗中嘀咕,曹子遲有點兒邪門,這十年也不知他在外面做瞭什麼,恐怕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也不一定。也有人不以為然,他一個瘦小個,能有什麼能耐,還高手呢,誰信!

  就有人要找曹子遲比武。找曹子遲比武的人叫周三炮,這周三炮三十歲,黑塔一般粗壯,天生神力,一身硬功夫,據說十裡八鄉無人能敵他三拳,故人送外號周三炮。

  周三炮尋到曹傢莊時,曹子遲正在窩棚內睡覺,被周三炮從被窩內拎小貓一般拎到瞭湖灘上,很快他們身邊就圍滿瞭聞訊而來的村民、漁夫、商販。聽周三炮要找自己比武,曹子遲連連擺手,面露怯意。

  周三炮叫道:“不比武也可以,從此你就少裝神弄鬼,裝什麼高手,馬上給我滾出這裡。”

  有人上前勸道:“周大俠,他一個孤兒,你就別為難他瞭。”

  周三炮不依不饒,說:“不走也行,但要看他能不能扛得住我三拳。”

  誰知曹子遲反而鎮靜下來,他走到周三炮面前,點點頭,伸出瞭三個指頭。眾人見曹子遲居然答應瞭,一個個大叫起來,孩子你傻呀,這不是送死嗎?周三炮也呆瞭,原本隻想嚇唬曹子遲,讓他服軟,再有鄉親們求情,自己也就見好就收,哪會真的趕曹子遲走。可是現在曹子遲瘦小的身子就湊到他面前,當著眾人的面,自己這三拳不打還真下不瞭臺。

  想到這兒,周三炮心中一橫,嘴上說:“眾位鄉親都看到瞭,是他自己同意的,有什麼三長兩短可別怪我。”說著,他掄起拳頭,沖著曹子遲的左胸擊出,拳頭帶著“呼呼”的風聲,這一拳他隻用瞭五成力,卻也虎虎生威,透著殺氣。不料,當拳頭擊到曹子遲胸前時,周三炮卻感到似乎擊在一團棉花之上,軟綿綿的,力道迅速消失。再看曹子遲紋絲未動,隻是雙腳背已陷入沙灘之中。

  周三炮面露驚恐之色。而眾人都以為周三炮手下留情,沒有發力,紛紛叫道,謝謝大俠手下留情!曹子遲,趕快認輸吧。曹子遲依然是一副沒有睡醒的神情,呆呆地望著周三炮,又伸出兩個手指。周三炮騎虎難下,他收回拳頭,紮穩馬步,猛然出拳,此拳他用瞭八分力,按照他的功夫,這一拳就是擊在一頭牛身上,牛也得筋骨盡斷,半死過去。可是當他的拳頭離曹子遲前胸不到一寸時,曹子遲卻像是泥鰍般往下一滑,身形蹲起系起瞭鞋帶來。說時遲那時快,周三炮的拳頭帶著凌厲的寒風就貼著曹子遲的頭皮沖過去,拳頭落空,他不由腳步趔趄,差點摔倒。周圍眾人驚出一身冷汗,暗暗舒口氣,這曹子遲命真大,要是打上瞭還不得骨頭都散瞭。

  再看周三炮已經兩眼赤紅,惱羞成怒瞭,他不再說話,雙拳在腰間猛地一個翻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向剛起身的曹子遲胸脯,曹子遲猝不及防,被打瞭個正著,無聲無息間,曹子遲如同一片樹葉,隨著拳頭的走勢飛出十幾米遠,“撲通”一聲栽倒在湖灘上,不再動彈。眾人一片嘩然,紛紛沖上前去,隻見曹子遲仰面朝天,仿佛睡著瞭一般,在大傢的呼叫聲中,他半天才睜開雙目,似乎剛睡醒一般。然後緩緩起身,拍拍身上的沙子,也不理大傢,徑直往窩棚走去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這孩子,明明看見他被周三炮雙拳擊飛,怎麼居然沒事一般呢?回頭再找周三炮,早已沒有瞭蹤影。

  從此曹子遲聲名鵲起,他一切如故,隻待在曹傢莊窩棚內,村裡人有事請他就去幫忙,無事隻管睡覺。

  光緒二十四年,鄱陽湖沿線大旱,莊稼顆粒無收。朝廷緊急調撥瞭一批賑災糧分發到沿線各縣,救災糧暫時儲備在曹傢莊,湖口縣衙派瞭捕盜營二十餘名捕快負責守衛。

  湖盜探得消息,於一個狂風大作的黑夜再次進犯。匪首“追雲豹”已近五十,更加陰險兇狠。此番他可謂有備而來,率領八十餘眾傾巢出動,而且都帶上瞭快槍。

  湖盜趁黑上岸後,突然發動猛攻,眾捕快雖然奮力保衛,但寡不敵眾,很快被湖盜全部殺死。當地村民紛紛逃往屏峰山避難,有人去窩棚叫曹子遲逃命,窩棚內空空如也,曹子遲也不知躲到哪裡去瞭,隻好作罷。湖盜得手後,迅速往盜船上搶運糧食。“追雲豹”哈哈大笑,雙手叉腰站在岸邊指揮著,有瞭這批糧食,湖盜就不愁度過這個百年不遇的荒年瞭。

  突然,站立一旁持火把的五名湖盜怪叫起來,接著火把墜地,似乎被一陣寒風同時吹滅。黑暗中,隻聽眾湖盜慘叫連連,有人放槍,卻漫無目標,轉瞬歸於寂靜。很快,黑暗中“忽”地重燃起一支火把,一個瘦高個身影站立火光下,此人一臉陰雲,面無表情,正是曹子遲,他的身邊屍橫遍野。

  “追雲豹”手握快槍,驚恐問道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  曹子遲咧嘴一笑,那笑容在昏暗搖擺的火光下十分駭人。“追雲豹”不愧多年為匪,久經沙場,他抬手對著曹子遲就是一槍,對面曹子遲身形一擺,子彈不知射向瞭何方。不待“追雲豹”再扣扳機,曹子遲的火把猛地飛過來,“追雲豹”隻覺右腕一麻,槍隨著火把掉落地上。黑暗中,“追雲豹”拼死一搏,施展起湖匪拳三十六式,與曹子遲撲打起來,湖風和拳風交相掠過,“砰砰”作響,最後隨著“追雲豹”一聲哀號,湖畔再次復歸平靜。

  第二天清晨,逃往山裡的村民陸續回來,他們看到被湖匪搶奪的糧食整齊地碼放在碼頭。曹子遲不知所蹤,隻是在他父母的墳頭,掛著“追雲豹”的頭,墳前還有三炷香裊裊升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