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道侵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迅雷bt_迅雷成人_迅雷成人资源

清代中期,鳩山出瞭一個李知府,幾十年宦海沉浮,加上入股多種生意,等他退休時,腰纏白銀百萬兩,富甲一方。

人富瞭,貪享樂,先後娶瞭七房美艷姬妾。黑婆婆在這裡頓瞭一下,說人的福氣是有數的,比如你命中註定一生能喝一萬杯酒,你前半天毫無節制天天猛喝,下半生就沒得喝瞭。福氣也是一樣,你享受的過分瞭,就很快消耗完瞭。這退休後的李知府就是太過貪婪,娶瞭第七房小妾後,第二年就急病死瞭。

李府裡有個老仆人叫李福,跟瞭主人一輩子,非常忠誠。主人一死,他十分傷感,與七個姬妾一起佈置瞭七七四十九天的齋醮,為主人祈福。

齋醮到第七天,忽然一個面容奇特的瘦道人拿著化緣薄來敲門。李福抹著眼淚說,主人剛剛去世瞭,無人當傢做主,沒辦法給你施舍瞭。

道士瞇著眼睛,笑的像一隻老狐貍,說:“你想你傢主人復活嗎?我能作法,讓其還魂。”

老仆人一聽大驚,跑著進院跟七位姬妾商量,幾位如花似玉的小佳人也表示很驚訝,這種封建迷信能相信嗎?等到大傢出門再去見道士時,已經沒有人影瞭。

這時幾人都悔斷瞭腸子,感覺可能是自己輕慢瞭神仙,讓人傢憤而離開。於是幾個小娘子互相埋怨,追悔莫及。

過瞭一兩天,老仆人上市場上采購傢用,碰巧在路上遇到瞭瘦道士。老仆人是又驚又喜,拉住道士不撒手,說活神仙,那天是我們有眼無珠,既然又遇到瞭您,還請您大發慈悲,救救我傢主人。

瘦道士又笑,笑的跟一隻老狼一樣,說我哪有那麼小心眼,那天走是有原因的。陰間閻羅王有令:死人還陽,需要活人替代。你傢女主人們在後院嘀咕瞭那麼久,恐怕是沒有人願意替主人去死的。所以我幹脆就離開瞭。

老仆人拉住道士,撲騰跪下瞭,說我傢主人對我有恩,請您務必前去。

 

把道士拉到瞭李府,老仆將道士的話告訴瞭七位夫人。幾個妹子原本一聽道士回來瞭,心中歡喜,但是接著一聽要有人去替死,都閉上瞭嘴,表情尷尬憤怒恐懼混雜。

老仆一瞅這情況,慨然說:“諸位娘子都正年輕美好,死瞭可惜。老仆我已經風燭殘年瞭,能代主人去死,值瞭!”

於是,出門去跟道士說瞭上述情況。

道士慢條斯理地問,你能不後悔不恐怖嗎?

老仆咬瞭咬牙說,能。

道士說,你有一顆赤誠的心,既然下瞭決心,就先回傢跟親友作別吧。我在這裡作法,三天法成,七天就能應驗。

 

老仆心情復雜,連夜趕瞭回傢,一一作別親友,往往說著說著就哭瞭起來,自此與大傢訣別瞭。其親友各有反應,有的譏笑他,有的敬重他的忠誠,有的可憐他,有的揶揄不信。

作別瞭親友,老仆來到城裡關公廟磕頭,這是他從年輕時就一直供養欽佩的神祇。進廟之後,老仆就連連磕頭,邊磕邊哭說關爺爺在上,老仆我李福也怕死,但是今日為瞭主人不得不這樣,現在唯一的心願是請關帝聖君保佑,讓道士放主人魂魄回傢。

話還沒有說完,有一個赤腳僧人跳瞭出來,濃眉大眼,鬥大的拳頭,霹靂地一聲大喝,說你滿面妖氣,大禍將至。我來救你,你千萬不要聲張。說完,給瞭老仆一個紙包。

老仆低頭稱謝,一抬頭,赤腳僧已經無影無蹤。他打開紙包一看,裡面有五彩線各一根,麻繩一段。老仆心中茫然,不知道到底誰的話是對的,也不知道怎麼辦。呆瞭半天,把包先擱在瞭懷裡。

回到李府後,道士的三天法事也做完瞭,命令老仆把自己的床搬到停屍房,與李知州的棺材正對著,然後鎖住瞭大門,並用鐵水澆灌住瞭鎖芯。又在墻壁上開瞭一個小穴,用來遞送飲食。道士和幾位姬妾則在其他的廂房築造瞭法壇誦咒。

在屋裡待瞭三四天,老仆從剛開始的有些害怕,到後來的適應,再到後來感覺一切始終沒有變化,於是起瞭疑心,想這道士是不是有問題啊?

這一念頭剛生出來,他就聽到自己床下颯然有聲,瞬間,兩個小黑人自地躍出,身高有六七十厘米,一個個長著綠睛深目,通體短毛,頭大如車輪。兩個小黑人先是冷冰冰地看瞭看驚呆的老仆,然後邊盯著老仆,邊繞著棺材走,間或地用牙齒、用爪子咬棺材的縫隙。

過瞭沒多久,棺材的縫開瞭,聽到瞭幾聲咳嗽。兩個小黑鬼抬起棺材,扶著李知州出來。李知州臉色蒼白臃腫,眼中發紅,身體發軟如同重病病人。幾乎邁不開步子。倆鬼掌中發出若有若無的黑氣,替他撫摸腹部,接著李知州漸漸好瞭些,口裡發出瞭聲音,說瞭幾句話。

看到主人醒來,原本老仆還在興奮,眼中噙瞭淚。可一聽李知州的聲音,老仆頓時心中九雷轟頂!

那是瘦道士的聲音!

老仆年紀雖老,可腦子轉的也快,瞬間明白這裡面有問題。急忙掏出瞭懷裡的紙包,裡面的五彩線與繩子頓時飛出,五彩線金光一閃變成瞭金龍,長七八米,將老仆抓瞭起來。而那繩子則自動將老仆捆綁固定到瞭房梁上。

老仆是又恐懼又慌張,向下一看:昏暗燭光下,倆小黑鬼扶著面色慘白的李知府,蹣跚著來到瞭老仆的床上,摸索瞭半天,發現沒有人。李知府慘叫瞭一聲,說法術被破!何人害我?

二鬼頃刻間身型暴漲,變得有兩米高,黑面獠牙,大聲咆哮著在屋裡繞圈尋找,卻咋也找不到老仆。披著李知府皮的道士大怒,發出野獸般的嚎叫,黑鬼則幾下錘破撕裂瞭老仆的床帳被褥,在屋裡又錘又抓。

李知府則是一聲聲地抬頭慘叫,忽然一次抬頭,發現瞭隱藏在房梁後的老仆,於是大喜,讓兩個黑鬼踩著肩膀,去抓七八米房梁上的老仆!

黑鬼跳躍著,幾下就夠到瞭老仆的腳。而老仆身體被繩索綁著,動也不能動,心想我命休矣,隻是這賊道人占據瞭主人的身體,要鳩占鵲巢,淫亂李府,我何面目下九泉見老主人啊!心中大悔不該引賊入室。

正在這時,一聲巨雷震響,綁著老仆的繩索消失,他摔倒瞭地上。老仆一大把年紀,猛摔這一下半天動彈不瞭,卻不見黑鬼前來索命。過瞭良久,老仆掙紮著爬起來,發現棺材已經合上瞭,而倆黑鬼已不見蹤影。

外面的七位姬妾聽到屋裡巨雷轟鳴,嚇得索索發抖,半天才隔著遞送飲食的小穴,問裡面是怎麼回事?老仆人隔著墻,把剛才的事一一說瞭說。兩個年輕的姬妾連忙跑到法壇去看道士。

一看,不禁目瞪口呆,道士已經被雷霆劈死,其屍體幾乎被轟的看不出人型,法壇上的硫磺灑瞭一地,有識字的姬妾定睛一看,隱約竟是“妖道煉法易形,圖財貪色,天條決斬如律令”十七字。